二、新国度

此前的核大战,引发全球地质和气候剧烈变化。火山、地震进入活跃期,炎热的气候让沙尘暴肆虐。位于南北极的冰川,受气温升高而融化,造成海平面上升,淹没大片陆地。而核污染让人类活动、耕种、居住面积大幅减少,许多国家的民众因战争破坏而过得异常艰苦。

 

“亚丽”是一个新诞生的岛国,它位于太平洋热带地区,拥有美丽自然环境。这的陆地由岛礁沙石积聚而成,因为没有核污染,聚集不少周边国家逃来的难民。然而,这里不是天堂,它远离大陆架,物资匮乏、设施不齐、没有工业基础,人居环境恶劣。

战后,炎热气候让亚丽连年干旱,农夫缺水种植作物,食物匮乏造成物价飙升。饥荒让很多人患上营养不良疾病,得不到救治的病人,陆续病逝。由于当地卫生管理不到位,传染病开始流行。

失去希望的民众麻木了,他们涌去寺庙祈祷,盼万能的神能下雨打救。而在百姓饱受苦难时,统治者“黎王”却不闻不问,只顾自己享乐。

天灾加人祸,激起民众对黎王痛恨。一个叫乔江龙的年轻记者,在走访各地采访时,看到无数人因灾情死去,他们亲人在哭泣,在成为无依无靠的流浪者。那刻骨铭心的悲痛情景,深深印在他脑海。

乔江龙决心改变亚丽,他联合各村镇志士,认识了志同道合的向孜达、上官柏、苏安俊、温泽睿等英才。他们呼吁人们反抗获众人响应,在大家帮助下,乔江龙巧用计谋将黎王赶走。

 

细节选看》推动

 

黎王被赶走的消息迅速传开,民众兴奋地庆祝起来,仿佛看到希望。

苏安俊在皇宫找到大批救灾物资,而他手下在搜查时,发现黎王宝库。苏安俊得知后,派人找来乔江龙,大家被无数宝物给惊呆。

苏安俊:大家看,黎王的宝库真是应有尽有。

乔江龙:恐怕是他搜刮的不义之财,先封存吧。

温泽睿:这个黎王,居然把新联邦运来的救灾物资给扣下。

上官柏气愤真可恨,这样的国王称职吗?

乔江龙:他的时代已过去,眼下是人们最艰难时刻,这些物资和财物正好能用于救灾。

温泽睿:可我们名不正、言不顺,没国王同意,哪有权力动用。

苏安俊:这不是废话吗?黎王都跑了,哪来国王。

乔江龙:推选要时间,现在是非常时期,先救急吧。

向孜达深思:不!泽睿说得对,我们先斩后奏,只怕好心会变坏事。

上官柏:那不简单,乔大哥是我们领袖,又是大英雄,肯定是新国王最佳人选。

乔江龙:国家想强大,必须要有才能和远见的领导人,以我能力恐怕难以胜任。

向孜达:人无完人,你有勇气、担当、仁义,能舍生忘死、为民请命,完全有条件。

上官柏热血沸腾:是你感染我们,带领大家,让人们有视死如归的斗志,这国王非你莫属。

苏安俊:你有常人不具备的魄力,更有悲悯之心,不用想那么多,接受吧。

乔江龙:别说的我那么好。我只是学识浅、急性子的普通人,不合适。

上官柏:此时此刻,大家很难找到比你更具优势、让人信服的人选。

温泽睿:我国贫困,再经不起折腾,这时候需要英雄带领国家安定。

向孜达:在这执掌国家大权的皇宫内,大家能即刻拥立你为新国王。

苏安俊:只要你同意,大家都赞成,相信人们也会支持我们选择。

温泽睿:勇者当仁不让,想快点救人于水火之中,就别推辞。

乔江龙深受鼓舞:好吧!有你们鼎力支持,我就接受了。

大家听到后,兴奋地叫起来,有的人更是手舞足蹈。

温泽睿:太好了,安俊派人向人们宣告喜讯吧。

苏安俊:行!我马上让手下到宫外去宣布。

向孜达:那我赶紧准备登基加冕仪式。

乔江龙:嗯,仪式尽量简单些。

向孜达:是,我的大王。

 

很快,向孜达就准备好仪式,人们齐聚皇宫四周,一睹新国王风采。

乔江龙率众人到皇宫露台,向民众挥手致意。

向孜达:今天真是好日子,我们新国王登基,请大家为乔王欢呼和祝福吧!

人们发出热情欢呼声,温泽睿给乔江龙戴上皇冠,新国王正式就位。

上官柏:大家静一静,我们有请乔王发言。

乔江龙:感谢大家信任和支持,是你们的努力让国家焕发新生。我有幸成为国王,必不负众望,为人们福祉和国家强大,鞠躬尽瘁。

人群中,一位老伯说:“乔王改变这国家,给大家带来希望,让我们为他喝彩吧!”人们听了后,热闹地欢呼起来。

少年:太好啦!我们有新国王了。

阿姨心花怒放:想不到,他能带领大家赶跑黎王。

大叔:兵不血刃,这个年轻人确实厉害

男青年:他比我大点就有那么大成就,真佩服。

妇女是呀!盼乔王快点解决灾情,让人们能安生。

大爷:希望他带来新面貌,不要再苦了百姓。

 

加冕仪式顺利完成,众人随乔江龙回到大殿。

乔江龙授予新官职任命,向孜达为总理大臣,苏安俊为司令,上官柏为近身侍卫,温泽睿为外交官……

乔江龙义正辞严:大家跟我出生入死,是我信赖的能人。今后,你们要各司其职,全力打造一个美丽、富饶的国家。

向孜达:是,谨遵大王嘱咐。

温泽睿:乔王,为庆贺国家重生,要变更国名吗?

向孜达:我们要忘却旧有束缚,迎接新生,这国名得改。

乔江龙想了想:好吧,那就叫“哈米萨”。

上官柏:这名字好,我喜欢。

温泽睿赞同:对!希望这名能带来幸运。

向孜达:既然大局已定,就请所有人尽力,让国家尽快迈向发展轨道。

苏安俊:好,大家终于能安心做事。

乔江龙下令:泽睿外语好,想办法跟国外购买救灾用具。

温泽睿:是,我马上去找增雨弹和供水车。

乔江龙:不能让人们再受难了,被扣物资要赶紧发放。

向孜达:这个差事让我去吧。

乔江龙:行!前面措施都是临时的,要想长久解决问题,还要建海水淡化厂。

苏安俊:看来这项任务要我去。

乔江龙:可以,就这么定。

在众大臣努力下,由干旱引发的灾情得到纾解,人们开始恢复往常生活。

 

新联邦的尹会长获悉情况,向哈米萨发出通知,要求派人出席联邦会议。乔江龙得知后,决定让外交官出席。

温泽睿乘飞机来到新联邦总部,感觉这的一切都那么美好,简直让人念念不舍。

快到开会时间,温泽睿赶紧走进会场,见议席都坐满人,他问身旁警卫:“怎么没看到哈米萨的席位!”

警卫:您是哈米萨的外交官吗?

温泽睿:是的,我受邀来开会。

警卫:抱歉,贵国不是邦国,未设立席位,我先带您找个座位。

温泽睿:好,谢谢!

在警卫引领下,温泽睿来到旁观席的空位坐下。

尹会长见状:哈米萨的温大人到了,会议可以开始,我们请他先发言。

温泽睿有些意外,仓促站起来说:“尊敬的会长和列位同仁,我是哈米萨外交官温泽睿,奉乔王之命前来参会。今后,还请大家多多关照。”

沃威·奥比一脸不屑:你就是哈米萨外交官?

温泽睿:是的。哈米萨已正式成立,我国期待加入新联邦,共同维护世界和平。

沃威·奥比:什么!你们这非法组织,还想加入联邦,真是痴心妄想。

温泽睿感到错愕:请问你的话是什么意思?

雪皓·普希气愤:你们赶走国王,成立非法组织,伤害联邦与黎王友谊,这种可耻行径不符合邦国意愿。

沙殷·吉摩:哈米萨想加入联邦,恐怕还没哪资格。

大国外交官发起一股责难,会场随即引起一阵喧嚣。

尹会长敲敲木槌:大家静一静!

温泽睿辩解:各位不了解实情“亚丽连年干旱,黎王不管民众生死,只顾享乐,还私自扣留联邦救灾物资。”你们说,这样的国王怎么会有人去拥护。

毕洛·保拉:黎王毕竟是一国之君,牵涉无数邦国关系和利益。

尹会长不满:即使要换,也不能随便找人顶替。

温泽睿理直气壮:我们乔王是难得领袖,敢为受苦难民众出头,是人们心中的英雄,这是谁都无法动摇和污蔑。

玻希·西鲁:可他没经过公正推选,缺少法理依据,不具有代表意义。

温泽睿:那黎王也不是推选的,为何黎王行,其他人就不行?再说乔王已是新国王,现在争论这事,已不合时宜。

沃威·奥比质问:你们抢黎王的王位和财产,还口出狂言,可知他那财产含有邦国利益。

温泽睿不寒而栗:请自重,你说黎王财产有你们的利益,这情况我不知道,也无从考证。

雪皓·普希:奥比说得是,很多邦国跟黎王有商贸资金往来,你们要搞清楚,别私吞了。

玻希·西鲁有的邦国在亚丽投资,还交给黎王打理,现在他走了,你们要怎么处理?

众外交官发出鼓噪声音

尹会长高呼:安静点,你们一个一个发表意见。

雪皓·普希:听说乔王正大肆兴建海水淡化厂。

温泽睿:没错,我国持续干旱,乔王决心改变这一状况。

沙殷·吉摩:你们未经邦国同意,擅自动用黎王财产,可知这事严重性吗?

温泽睿犹豫一下我只知国王财富来自人们,而国家急需资金去改善灾情。

沃威·奥比火冒三丈:胡扯,急需就能不问原由吗?你们这么做无异抢劫,简直是流氓国家。

温泽睿心乱如麻:我不清楚黎王财产的归属,如果真有其事,我很抱歉!

沃威·奥比:道歉有什么用,你们要查明,给各邦国一个交待。

温泽睿:好的,我会禀告乔王,请他妥善处理。

奥甄·加帕:之前,我们受黎王邀请,在亚丽投资了基建,你们要保障邦国权益不能受损。

温泽睿:这是当然,哈米萨欢迎各国前来投资。

雪皓·普希傲慢无礼:乔王若敢损害邦国利益,就是以我们为敌,新联邦将不会承认哈米萨的合法性。

温泽睿:只要大家的投资是合法、有效,我国必会继续秉持。

莫娅·威治:黎王在我国欠下很多债务,你们打算怎么处理?

温泽睿:那是黎王私人债务,我只能请示乔王,看能否酌情处理。

夏梵·肖宾:我国刚和亚丽签订了大宗农贸协议,哈米萨要贯彻执行。

巴塑·迪菲:你们关税要维持原有的最优惠待遇。

……

各国外交官你一句,他一句,会场充斥吵杂声音。

尹会长敲了敲木槌:大家静静,好好听温大人说。

温泽睿应接不暇:各位请冷静!我刚上任,尚未了解相关事宜,这千头万绪的,请给我一些时间去核查。

尹会长怒目而视:总之,你要保障邦国权益。否则,乔王将得不到大家认可,哈米萨也会遭受经济和技术封锁。

温泽睿:明白,协调外交事务是我职责,请当事国提供资料让我带回去查证。

沙殷·吉摩:各国会整理好交给你,你们可要核实清楚

雪皓·普希凶神恶煞:哈米萨要是处理不好,我将动议邦国用军事力量来达成。

温泽睿:知道!我回国将向乔王禀明,请他定夺,再给大家答复。

沃威·奥比目中无人:那就赶快。

这场充满火药味的会议终于结束,温泽睿不敢久留,他收齐资料,立即乘飞机返国。

 

温泽睿下机后,马不停蹄赶到皇宫,向乔王覆命。

乔江龙:泽睿这么快回来,怎么不休息一下就急着觐见。

向孜达:怎么样,会上有没宣告哈米萨成立,各国反应如何?

温泽睿:宣告了,但联邦各国很不友善,要求我国处理好他们权益。

上官柏迷糊:什么,权益?

温泽睿:就是黎王的财产,有他们一份。

乔江龙诧异:啊!竟然有这样的事。

温泽睿:还有黎王给各国许的承诺、签的协议、背的债务。

乔江龙:也难怪,换了国王,他们恐怕生变。

上官柏:开个会,居然搞得那么复杂。

向孜达寻思:说到底,联邦各国是为了获得利益。

温泽睿:有的事很复杂,只有黎王才知真假。

上官柏:现在他不在,我们该怎么办?

向孜达:有没资料给我们看。

温泽睿:有,我带回来了。

温泽睿递上一堆资料,大家粗略看下,发出惊叹声。

乔江龙:这里面涉及资产、投资、基建、企业、债务等等。

上官柏:黎王是不是把国家卖了,怎么会签那么多不平等的协议。

温泽睿疑惑:他这么做,难道是新联邦的傀儡?

向孜达:看情况,有这可能性。

温泽睿:我看联邦各国还挺喜欢他。

上官柏:要不那样,能当国王这么久吗?

向孜达气恼:这些资料所列的,是要瓜分我国。

温泽睿:没错,我也这么觉得。

上官柏:哈米萨已被鱼肉,难免有贪吃猫想趁火打劫。

乔江龙:他们有资金优势,投的都是重要项目,情况对我国不利。

向孜达:这些投资涉及金融、航运、土地、基建、农贸等,简直要垄断命脉。

温泽睿:也许联邦想用瓜分、债务、垄断作筹码,要挟乔王变“黎王”。

上官柏深恶痛绝:如果是那样,我国不是白给联邦赚钱和服务。

向孜达:真没想到,我们低估发展面临的困难。

乔江龙:是啊!这么多问题,涉及那么多国家,确实棘手。

温泽睿:他们还说“若大王不同意,会用军事力量来逼迫。”

乔江龙不以为然:可恶,这是明目张胆的威胁。

向孜达:以目前状况看,我们很难抗拒。

上官柏:要同意,我国大多权益得割让。

温泽睿:那样的话,国家会没有收入而负债,将来也难发展。

乔江龙想了想:新联邦显然低估我们的意志和能力。

向孜达:大王要怎么做?

乔江龙:这样吧,小柏去查下,看有多少是真实的。

上官柏:是,我马上去办。

大家把资料交给上官柏,让他去查证。

乔江龙:核实后,泽睿根据实际,按相关法律处理“对涉及重大、不合理、无依据的要求,我们要据理力争,果断拒绝。”

温泽睿:是的,我会遵照您要求去做。

乔江龙:这些事不容易解决,你还要多劳心。

温泽睿:大王放心,我会跟他们周旋,尽量不引起争端

乔江龙:孜达要看好协议,有效的继续执行,到期的就不再续签。

向孜达:好,我会管好协议和财政,尽力压缩开支,以度过这个非常时期。

乔江龙镇定自若:嗯!民生刚稳,经济正起步,不能让外忧侵扰了。

温泽睿:我国资源贫乏,很多东西要进口,还要向各国寻求合作才行。

向孜达:看来,只有平稳的外交环境,才能有助国家发展。

乔江龙:说得是,就这么实施吧。

上官柏核实完,温泽睿逐一向各国答复,力求公平、合理的解决。对某些大国无依据的要求,温泽睿未予满足。于是,新联邦对哈米萨实施技术封锁和经济压制。

 

过了一段时间,大臣齐聚皇宫会议厅,向乔江龙汇报工作。

乔江龙:最近,国内情况怎样,各项工作进展如何?

苏安俊:海水淡化厂已完工,只要通电就能投入运行。

上官柏振奋:太好了,大家不用再为水而烦恼。

向孜达:灾情已得到控制,物价和民生都恢复平稳

乔江龙:看来大家勤勉有成效,国家正迈向正常的发展轨道。

向孜达:接下来,我们要大力发展经济,增加财政收入。

乔江龙:对!是时候了。泽睿那有突破吗?

温泽睿:我国依旧被新联邦孤立,只加入了联合国,获得少数国家开展贸易。

乔江龙:这工作不好做,你能稳中求进,已是大功一件。

温泽睿:谢大王体恤,我会继续做好工作,争取更多商贸机会。

乔江龙:有你们坚持,真是国家之幸。只可惜,我国被拒文明之外,很多工作和技术要靠自己解决,发展难免迟缓。

上官柏愤愤不平:新联邦那些国家,算的上文明吗?他们一直压迫我国,简直象强盗。

乔江龙:这世界很复杂,各国都有自身利益的盘算。

苏安俊是啊!我们只有强大起来,才不会被算计。

乔江龙气贯长虹:只要有机会,我一定会让哈米萨成为强国,不再受他国欺压。

向孜达:我国陆地面积小、人口多,只有加强工业、贸易才能拉动经济发展。

苏安俊:听说联邦各国还在威胁大王,部队应该征集士兵,加强国防力量。

温泽睿:还有我国技术弱、设施差,这个效率很难跟上全球发展节奏。

乔江龙:没错,不足的地方有很多,还要多想办法来提高效率。

温泽睿提议:我们视野和能力有限,不如请国外专家来帮忙。

上官柏:想法是好,可我们的条件和待遇较差,能行吗?

向孜达:虽然不易,但这是提升效率的捷径,值得一试。

乔江龙泽睿经常出国,可以去找找,合适的就请回来。

温泽睿:好,我有空就去找一找。

 

过了几个月,温泽睿从国外带回一批专家。乔江龙喜出望外,亲自到机场接机。

温泽睿介绍:各位!这就是解救亚丽的乔王,他亲自迎接,是以最大诚意向大家表示敬意。

乔江龙豪情壮志:欢迎专家到我国,你们是人们的希望,就让我们在这片梦想沃土,实现伟大抱负!

男专家心悦诚服:大王说得好!温大人跟我们讲了您的事迹,让大家敬佩啊。

乔江龙:一切都为人们,我要让哈米萨成为幸福国度,而这也是你们永远的家。

老专家:乔王那么年轻就有如此志向,让我觉得“老也要有所为,这样才能无悔人生。”

女专家:是呀!大王思想豁达,这一见面,就知我们选择没错,乔王值得大家去拥护。

男专家:乔王心系民众、敢于担当,确属明君,所谓“得道者多助”,我们愿为您效劳。

乔江龙点头微笑:太好了,相识也是缘分,就让我们团结起来,为美好的未来努力。

专家从见面对话,感受到乔王热诚,显得有些激动。温泽睿怕专家劳累,准备先安顿好他们。乔江龙于是跟专家握手道别,在中年人为主的人群里,显现出一名年轻女性,她眉清目秀、纯朴文雅,散发着一股气质。

温泽睿:这位女教授叫方可沁,是农业方面的专家。

方可沁显得紧张:乔王,您好!我……

乔江龙见她说话卡顿,宽慰:“放松些,你这么年轻就有那么大学问,以后有问题,我还得向你请教。”

方可沁微微一笑:是的。

 

乔江龙让专家们到研究院工作,他一有空就找专家交流,以了解更多科技动态。

研究院周边种满试验田和花圃,乔江龙路过经常遇见方可沁,她总是工作时充满活力和喜悦,让他感觉自然、着迷。时间长了,方可沁从同事笑谈中,了解到乔江龙人品,对他充满敬仰之意。他们互生好感,乔江龙于是鼓起勇气向她表白,获方可沁倾心。不久之后,他们在民众的见证下,举办了盛大婚礼。

 

哈米萨虽被新联邦“洗劫”一番,但在国外专家的帮助下,开始迈入电气时代,生产效率不断提升。经过两年奋斗,城市基建日趋完善,财政也有了稳定收入。

一天早晨,乔江龙接到温泽睿电话,他说“找到高级专家,正准备坐飞机回。”乔江龙大喜,亲自率众人到机场迎接。

乔江龙有些急躁:那么久,怎么还没看到人?

上官柏:大王不用急,我们来早了,航班还没抵达。

乔江龙:泽睿难得请来超级脑的专家,我真想快点见到他。

向孜达觉得奇怪:大王为何急着请这方面专家?

乔江龙解释:这两年,我经常向专家请教,才知道新联邦有多强大。

向孜达:就因为这个原故?

苏安俊:我是略有所闻,但不知差距有多大。

乔江龙不安:全球唯一有智能世界的沃威,其国力已远超所有国家总和。而智能人已接替人们做粗重、高危的工作,大大提升发展效率。反观我国,还在依赖低效人力劳作,这差距实在太大。

苏安俊:这不算什么新闻,沃威最早用机器人终结核大战,而他智能人已发展到第二代。

乔江龙:对。由此可见,我国跟沃威差了几个时代。

上官柏:难怪新联邦能无视我国,恃强凌弱。

乔江龙:幸好当初听泽睿建议,请国外专家来,总算没白费时间。

向孜达:是呀!这些专家已成经济发展的助推器,让国家有了巨大进步。

乔江龙:我国虽极力追赶,但还在起点。而沃威的智能世界,早已开发出新技术,助力能源、材料、产品,为经济增添澎湃动力。

上官柏惊乍:这么说,我们很难成为强国,获得平等对待。

苏安俊:要真那样,我国恐怕还会被算计。

向孜达难怪大王着急,原来是有强烈的危机感。

乔江龙:我真想让天才当这国王,那样才能快点追上。

上官柏:大别这么说,您已做的很好,让国家走上了正轨。

苏安俊:乔王有远虑也正常,可我们再努力,恐怕也有几十年差距。

乔江龙:不,我们每次决策都不能保证正确,一旦失误,差距就会拉得更大。

向孜达:所以,大王想请高级专家来开发超级脑?

乔江龙:没错!知道差距有多大,让我心急如焚。

向孜达:但是,开发超级脑耗资巨大,只有大国才能做成。我们是小国,能行吗?

乔江龙:无论如何,我都要把它做出来。只要有超级脑,很多问题就能迎刃而解。

向孜达头痛:国家财力有限,又没有强大产业支持,这超级脑恐怕是空中楼阁。

乔江龙:“我们不能只看眼前,要有敢想、敢做的精神去拼搏。”否则,只会永远落后。

向孜达:可很多国家为开发超级脑被拖垮,我劝大王还是别冒险。

乔江龙:有担忧也正常,但不会阻挡我的决心。

向孜达:国内经济刚有起色,还缺乏有利条件,恐难以支撑,请大王三思。

乔江龙:哈米萨是小国、弱国,只有靠奋斗和科技才能实现强国梦。不然,永远会被欺压。

苏安俊慷慨激昂:大王一直这么熬过来,我相信他的选择正确。

向孜达:这是大事,绝不能意气用事,应该瞻前顾后,谋而后动。

乔江龙:“科技是通向未来的必经之路。”所以,我一定要把超级脑做成。

向孜达懂了:既然您决定,我们也只有支持,全力以赴。

上官柏:好,飞机已抵达,我们去迎接吧。

 

飞机已停泊航站楼,温泽睿请白发苍苍的老伯先行,一位俊俏助手提着旅行箱随行。乔江龙见人出来,立刻上前迎接。

温泽睿:大王,我已请来高级专家。

乔江龙笑逐颜开:太好了,真是辛苦你。

温泽睿:没什么,我来介绍“这位是马仕成博士,他在超级脑方面有很高造诣,那位是助手小桐。”

乔江龙:真难得,欢迎你们来到我国。

马仕成:大王好,我听泽睿说您非常重视人才,所以带上助手来。

乔江龙:你们能来真是求之不得,我会提供一切条件和便利,请您为我国开发超级脑。

马仕成笑谈:只要如泽睿所说“许以重金酬劳”,我必竭尽全力。

乔江龙:好说,你们先安顿,等会再接风洗尘。

温泽睿:那我先带他们到酒店住下。

乔江龙:好,待会见。

 

乔江龙为马博士设宴款待,大家聊得很愉快。之后,他们一起参观研究院。

乔江龙欢悦:马博士,您觉得院里条件如何?

马仕成摇头:没想到,这的条件太差,简直要从头开始。

乔江龙被这么一说,顿感走神,幸好上官柏拉下衣服,才回过神。

温泽睿:我国才刚刚起步,不知要准备什么东西和设备,还请博士多费心。

马仕成:超级脑不是几台计算机就能构成,它是一个庞大工程,我不可能把整个系统,那么多零部件给造出来。

上官柏心直口快:所以,我们才要请您组织、管理、开发啊!

马仕成你们什么基础都没,又没人懂,完全不具备所需条件,叫我怎么开发。

向孜达:那我们该怎么办呢?

马仕成:这样吧,只要乔王同意酬劳涨百倍,我就留下来想办法做。

苏安俊:那不是……

温泽睿挥手阻止讲下去,然后说:“事关重大,容我们商量下,行吗?”

马仕成:可以,但不要太久,我时间宝贵,没太大耐性。

乔江龙:好!您先回酒店休息,明天给答复。

乔江龙让司机开车送马博士回去。

上官柏生气:这老家伙,分明是欺负我们不懂。

向孜达:他跟我们不是一路人,日后还不知会提出什么要求。

温泽睿:大王,真抱歉!我没想到马博士是这样的人,不如再找其他人来吧。

乔江龙:也许博士认为我国没能力做,所以才漫天要价。

苏安俊:一下要涨百倍酬劳,他真是疯了。

乔江龙:这就是落后的代价。

上官柏:大王,别理他,这要求太过分。

向孜达:那么高酬劳,还要开发超级脑,财政怎么支撑?

乔江龙无奈:让我再想想,你们也累了,都回去吧。

 

大臣告退离去,乔江龙闷闷不乐地回到皇宫。

方可沁见乔江龙拉长脸,戏说:“你早上乐呵呵去接机,怎么现在成苦瓜脸?”

乔江龙苦笑:泽睿带回一位姓马的博士,可他不好相处。

方可沁:哦,姓马的,难道是马仕成!

乔江龙:是啊,你认识这人?

方可沁:不,我只是听闻“他技术了得,在业界小有名气,并负责‘印谷’国的超级脑开发。”

乔江龙:怎么没听你说过。

方可沁:这人恃才傲物、处事直白,经常得罪人,所以没提起。

乔江龙:确实,今天算是领教了。

方可沁:真没想到,温大人能请到马博士。

乔江龙:他不是在印谷开发超级脑,怎么会跑到我这来?

方可沁好奇地查阅新闻:喔!原来是印谷财政不支,超级脑项目被迫终止。

乔江龙:要这么说,我是因祸得福?

方可沁:马博士是精英,能到这来,你应该感到高兴。

乔江龙:但他提的要求让我感到为难。

方可沁:什么要求?

乔江龙:博士说我国没基础、条件、人才来开发,如果请他,须提高百倍酬劳。

方可沁吃了一惊:这人真是自傲,可仔细想下,他说的是事实。

乔江龙:唉,怎么会遇上这样的专家。

方可沁:你打算怎么做?

乔江龙犹豫:我还在考虑,下不定决心。

方可沁:这要看你有没容人之短的肚量。

乔江龙:我是有,可大臣不乐意,而且财政也吃紧。

方可沁:以博士才能和经验,肯定能缩短开发时间,这无疑节省总体开支,还是可取的。

乔江龙被一语惊醒:你说得有理,我怎么没想到。

方可沁:要达成理想,就得想办法去解决。

乔江龙:对!为了你和国家,我一定会坚持下去。

 

第二天清晨,乔江龙来到酒店,上官柏按下门铃,马博士打着哈欠开门。

乔江龙彬彬有礼:马博士,早上好!

马仕成惊讶:大王一早来,想必是有决定。

乔江龙:是的,我已考虑清楚,您的要求很合理。

马仕成楞了下:有投入才有回报,我的才能绝对值这价。

乔江龙:说得对!我同意您要求,请你负责我国超级脑开发。

马仕成:乔王能看到超级脑价值,证明有长远眼光,我一定会帮您实现。

乔江龙:谢谢,这正是我期盼的。

马仕成:行!我准备一下,马上到研究院工作。

乔江龙:不用急,我会送您去任职。

马仕成:还是大王想的周全。

乔江龙:今后有什么需要,可找院长商议。

马仕成:好的。

之后,他们来到研究院,乔江龙宣布委任,马博士正式就职,主管超级脑项目。

 

哈米萨着力开发超级脑,让向孜达面临巨大财政压力,他赶紧向乔江龙汇报状况。

向孜达:大王,自开发超级脑,研究院就不断申请购买设备,财政已非常吃紧。

上官柏焦虑:最近,我看马博士挺清闲,他到底有没心想做成?

乔江龙安抚:我国财力有限,设备供不上,未能满足需要,也是没办法。

向孜达:可按照这速度,恐怕他到死都做不出。

乔江龙:别这么说,博士那“刀子嘴”没怪我们设施跟不上,已是幸事。

向孜达:我担心“他有没能力做好”,千万别把我国给拖入泥坑。

乔江龙无奈:这是大项目,急不来,况且资金紧张,只能断断续续撑下去。

向孜达:难熬啊,苦日子何时才能终结?

 

乔江龙听完抱怨,便去研究院,找马博士了解工作。他路过田野,远远看到博士在发呆,上官柏有些生气,想大声叫唤,被乔江龙制止。

乔江龙走上前:博士,早上好!您怎么在这,跟禾苗一起晒太阳。

马仕成:大王好,我在计划着工作,顺便享受日光浴。

乔江龙:原来是这么回事,那有什么进展吗?

马仕成摇摇头:基础太差,就买点设备还要拖拖拉拉。

乔江龙:抱歉!我知道从零开始不容易,可眼下资金比较紧张,还请见谅。

马仕成叹了口气:就这点实力,连火箭都没,怎么上太空开采所需的材料

上官柏大吃一惊:什么?开发超级脑还要上太空。

马仕成:你以为用普通材料就能造出啊。

乔江龙有些茫然:怎么会那么难,这要花多少时间和资金?

马仕成:没办法,开发超级脑就要上天入地

乔江龙:啊,入地又是什么?

马仕成:建造地下实验室,用于保护超级脑。

上官柏汗颜:哇塞!这恐怕又是一项大工程。

马仕成:是的,所以要计划好。

乔江龙:我国土地由礁石构成,不容易建造,这一项能免去吗?

马仕成:当然可以,只是那么大投资不考虑安全,也只有您才敢想。

乔江龙:眼下,我是急着做出来,其它的也考虑不到那么周全。

马仕成:你们别以为这么容易,想想“全球那么多国家,为何只有几个才做的出来。”

乔江龙:说得是,那些材料能买吗?

马仕成:这么稀有的材料,要上太空开采回来,不是想买就能买到。

乔江龙有些焦急:那怎么办,这项目不能就这么停顿啊!

马仕成:没有我,你们花上百年也开发不出来。

乔江龙觉悟:难道您有办法解决?

马仕成气定神闲:我曾在印谷主管超级脑,但这国家衰落了,无力继续开发,他那还存有一些。

乔江龙:是吗!感谢你告知,请提供材料清单,让泽睿去联系。

 

温泽睿收到乔江龙通知,随即赶往印谷,花重金买下剩余的材料,并运回国。

乔江龙:没想到,开发超级脑要经历那么多波折。

温泽睿:幸好能买到,只可惜不多。

向孜达郁闷:就这点材料都耗尽财政了,后面的支出要怎么办?

乔江龙:这么硬撑也不是长久之计,我们要想办法增加财政收入。

温泽睿好象想起什么:我在国外看到无污染粮食卖得很高价,而我国出产的品质好,价格却很低廉。

上官柏:对呀!我国粮食没有任何污染,深受各国欢迎,理当提升价格。

向孜达担忧:我怕影响农贸协议,其他国家有意见。

温泽睿:那跟对方商量,一点点提。

乔江龙:以前,黎王签的都是贱卖价,这么多年过去,该调整过来。

向孜达:好,我就照大王意思办。

乔江龙和大臣通过积极、有效的政策,缓解了财政压力。

 

 

       目  录

 

 第 一 章 智能时代

 第 二 章 新国度

 第 三 章 力量之巅

 第 四 章 超越

 第 五 章 风的爱意

 第 六 章 魔盒

 第 七 章 血溅

 第 八 章 倒计时

 第 九 章 神的危机

 第 十 章 动摇

 第十一章 疯狂的崩溃

 第十二章 混沌选择

 第十三章 暗黑力量

 第十四章 怒燃

 第十五章 潜行

 第十六章 尖兵之战

 第十七章 爱的呼唤

 第十八章 回归

 

 

     

 

海灵通 ©1998-2019 版权所有 | 联系我们